关于我
 

xjpvictor's Blog
小老鼠,上灯台,两只耳朵竖起来

疫情汹汹,我却把宝宝送去了住院,两次


Das Leben·baby琐事

这个月 9 号,也就是两个礼拜前的周日,我下班回到家,宝妈说宝宝拉肚子了,很没精神,说是已经吃了蒙脱石散,心里希望第二天能好转。可是谁也没想到居然会发展成了两个礼拜的噩梦。

决定去医院

半夜,宝宝依旧严重腹泻,于是想去看看医生。由于几天前新闻报道说有德士司机确诊了武汉肺炎,所以我们很担心坐德士,于是和朋友联系让她驾车帮忙送去一家私人诊所。私人诊所开在商城里,而且是儿科专科,相对来说传染肺炎的几率比起医院小很多很多。朋友很热心,很快来接我们。但是宝妈这时候开始犹豫了,觉得私人诊所也很危险,会传染到肺炎。在宝妈心中,只要有几率就等于传染到肺炎。很无语,也很无奈。只好让朋友离开,我们继续在家观察宝宝的状况。

到了下午宝宝越加没有精神,拉肚子也完全不见好转,于是我狠下决心,带着宝宝去了社区医院,因为私人诊所这时候已经关门了。去了社区医院,很有种末日即视感。

社区医院

往日的开放式大厅已经用封锁线划出了「进」和「出」的两条单行道,所有人必须顺着指示走,不能乱闯乱逛。进门的时候先问旅行史接触史,再量体温,由于宝宝拉肚子有点发烧,我们也被划分为发热人群。

挂号以后,说只能有一名家长陪同进入医院。我们好说歹说,总算让护士放我和宝妈都陪同进入。我们很能理解医院的政策,无奈宝宝拉肚子很严重,一个人真的很难换尿片。护士也很理解,而且当时疫情还不算太过严重,于是才同意我们的请求。

由于我们是发热人群,只能乘搭电梯去三楼,而其他楼层都是深度清洁消毒后,只允许非发热人群进入。而且即使我们想从楼梯步行上楼也不被允许,很严格。

到了三楼,本来两边的候诊大厅已经只有一边开放,所有人都戴着口罩,时不时听见有人咳嗽。没有人说话,只有医护人员忙碌的身影。感觉气氛确实很紧张。医护人员都穿着防护服,戴口罩,很专业,但也因此让人感觉放心。三楼与其他地方的通道全封锁了,防止交叉传染。

看医生很快,可能是因为我们之前有预订,也可能是医院针对宝宝看诊有优先,反正没两分钟我们就看到医生了,这在平时简直不敢想象。医生第一句话说「怎么来这里了」。意思是医院不安全,不该带宝宝来。确实在疫情这么严重的时候,应该尽量避免带宝宝去医院。可是宝宝拉肚子在我们看来实在很严重,医生检查以后说可能是病毒性的腹泻,会要拉一段时间,要多喝水,其他也没有什么要做的,但是医生让我们观察,如果有血,或者不吃不喝的话就赶紧送院。

看完医生我们就回去了,药也没有要,因为家里都有,不想在医院多呆。出医院一样是单行道,不能乱走。离开医院以后看见路上没戴口罩的路人,觉得那么短短半个小时简直是恍如隔世。

关于抗疫,社区医院的各种措施让我感觉到新加坡的医院针对疫情已经做的很好,虽然当时刚刚传出总理的佛系抗疫的言论,让大家开始批评政府,我也一直觉得政府不应该宣传说没有生病不需要戴口罩。但从社区医院回来以后深切的感觉到政府已经准备好一个完善的医疗体系,政府的决策是基于良好的准备和科学的理论,而并不是不作为。

第一次住院

从社区医院回家后,由于医生的话我们放心不少。然而刚吃完晚饭,宝宝再次腹泻后我们看到大便里有血。这时候我们慌了,立即收拾东西带孩子去了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看急诊,同时把沾了血的纸巾带着了。这时候也顾不得肺炎什么的了。

到了国大医院,在急诊门口量体温,宝宝发烧,直接被送进去隔离区,还好的是在隔离区门口就有医生检查,医生问了旅行史接触史,认为宝宝发烧是由于拉肚子引起的,之后用听筒听了下肺部,就直接让我们离开隔离区了。

之后进入儿科急诊室,急诊室比平时空了很多,但还是有人没有戴口罩。医生护士忙忙碌碌,和平时差不多。时不时的会有人咳嗽,我们还是感到一阵紧张。

终于见到医生,医生问了很多很多问题,检查以后认为是细菌感染,而且有点脱水,问我们要不要住院观察,必要时可以打点滴补充水分。我们毫不犹豫就同意了,那时候我们真的很害怕,心里很慌张,在医院还觉得有点保障。

于是宝宝第一次住院。是六人间,医院说现在不提供单人间了,我本来猜测是单人间医护人员利用率低,所以特殊时期不提供,然而事实证明我的猜测不对,晚点就会发现真相。

这是礼拜一晚上。

病房很安静,因为到了晚上休息时间,灯光都调暗,和急诊室的紧张不同,给人一种很安心的感觉。这个时候我也不再那么慌张,有的只是心痛。

到病房以后很快医生护士带宝宝去抽血,放置点滴用的留置针,他们在手术室操作,我和宝妈不能进去,只能在手术室外听着宝宝哭,撕心裂肺的哭,很揪心。

之后宝宝回到病房就开始挂水了,盐和葡萄糖。当晚由于宝宝一直不舒服,而且总是拉肚子,要换尿片,又要吃药,所以一直不能好好睡。我们由于担心宝宝翻身把点滴拔了,或者把脚上夹着的心率检测仪踢掉,也是一直没有睡。坐在床边,看着宝宝,最大的感受就是自责,心痛。

第二天早上,医生查房,说昨晚的血液检查看起来不错,细菌没有进入血液,现在就等大便的细菌培养结果,让我们安心住院。

当时基本上宝宝每两个小时就会拉一次,去医院的时候根本没想过要住院,尿片带的也不够,奶粉也没带,让岳父都给送来医院,准备打持久战了。

因为肺炎,现在医院不允许有超过两个访客,晚上更是只能有一个人陪床。而且家属注册后没有理由就不能更换,虽然家里还有四个大人在,也只能我和宝妈在医院顶着。商量了下,我们决定下午我回家睡觉,晚上让宝妈回去睡,两人轮流,避免大人也累倒了。

中午我回到家里,气氛十分压抑。面对家里人的询问,我也是完全不想说话。吃了点东西就睡了。由于实在太累,头挨着枕头就晕过去了。

下午醒了以后我又去了医院。当晚我在医院,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趴在床上,一只手摸着宝宝,这样她一动我就能醒,检查一下输液管,换尿片,盖盖被子,装点热水,保证宝宝的小水壶里的水一直温着,随时她醒来就能喝,就这样一晚上没怎么睡。护士问要不要一张折叠床,我想想,还是不要了,我怕躺床上睡的太熟,照顾不到宝宝。

到了周三早上医生来查房,我说晚上宝宝的粑粑有点绿色,医生说是拉的太多胆汁有点来不及吸收回去。听完我就止不住的哭了,很担心宝宝,虽然医生一直说不会对身体造成影响,可是这种担心就是完全止不住。医生说给点抗生素吧,帮助止泻。

下午因为宝宝把点滴的针弄脱了,于是医生又带着宝宝去放置留置针,宝宝再一次哭的很惨,我又在门口陪着哭。

当天宝宝吃的不错,晚上就跟医生商量撤了点滴,让宝宝睡个好觉,医生同意了。那天晚上宝妈在医院,我就回家休息了。

到了第二天,周四,宝宝虽然还在拉,可是吃的不错,喝的也不错,因为担心肺炎疫情,所以决定中午出院。医生说大便细菌培养的结果出来了,宝宝是感染了沙门氏菌,算是比较温和,也不需要抗生素。当时就放下心决定回家慢慢调养了。

第二次住院

周四出院回家以后发现宝宝还是没精神,而且仍然在拉。想着宝宝可能比较虚弱,期盼晚上睡一觉第二天会不会好点。

但是到了周五,宝宝早上喝水之后吐了,然后就一天不太吃不太喝,而且一直在大量出汗,买了瓶苹果汁勉强给宝宝喝了点。到了晚上宝宝腹泻的情况完全没好转,所以当机立断又去了国大医院儿童急诊,怕晚上脱水会有危险。

到了国大医院,这次明显医院的安保等级更高了,急诊室只能有一个人陪同患者,我们好说歹说还是不让两个人进去,后来宝妈带着宝宝进去以后,勉强让我进去挂个号再出来。所幸这时候宝宝已经不发烧了,没有再进隔离区。

我进急诊室以后宝妈胃痛发作去了厕所,之后宝宝喝了两口水之后吐了我一身,再之后给她换尿片,换衣服,然后就轮到我们看医生了,我也就没机会再出急诊室。

医生检查宝宝后说再住院吧,要打点滴。我从没觉得听到「住院」这两个字这么安心过,但是当时真的很安慰。只是看着宝宝精神萎靡不振的样子,很心痛。

护士说由于宝宝是沙门氏菌感染,传染性比较强,需要安排一个单人间,结果可能由于国大医院在针对疫情进行一些系统的升级和调试,系统有点混乱,把我们安排到了为肺炎患者准备的负压单人隔离病房。等到了病房我们才知道,当时把我们吓坏了,还好护士立马出现说是系统错误,而且当时隔离病房只是 standby,并没有病人,这才让我们放下心来。

这也让我知道了医院不提供单人病房的真正原因。也因此更加深切的感受到新加坡佛系抗疫的背后,政府已经默默的把所有准备工作都做好了。

从肺炎隔离病房返回急诊室,又等到医院终于安排好了所谓的单人病房,到了病房发现其实就是上次住的床位的隔壁床。去的时候确实六人间里一个其他病人都没有,只是当天晚上就有了其他病人住进来。是医生后来又觉得其实传染性不强吗?始终不太明白。

到病房以后宝宝又被带去扎留置针了,而且因为之前左右手都已经扎过了,医生在她手脚尝试扎了好几个地方才找到能放留置针的地方。我们在手术室外听宝宝哭了很久很久,心如刀割,回病房以后更是在宝宝手脚上看到好几个针眼。

我们又再次陪夜。这是周五了。

第二天早上医生来查房,说继续给抗生素吧,换了口服的。稍微安慰点的是当时粑粑已经没有绿色了。只是腹泻依然严重,医生说如果当天还没有改善就要断奶了,怕奶里面的糖分会从小肠里吸收水分,导致不断腹泻。所幸当天下午宝宝拉的次数稍微减少了一点,医生就让继续喂奶观察。

当晚宝妈照顾孩子,然而到了周日早上,我发现我拉肚子了,而且还有点低烧。所以只能让宝妈在医院继续照顾一晚,我就回家吃了拉肚子药然后裹着被子捂汗。值得庆幸的是到了周一我就恢复了。

于是周一我在医院陪夜,当时宝宝拉肚子稍微好些了,虽然次数还是不少,但是有进步了,量也少一点了。于是跟医生商量晚上停了点滴。不知道是因为累还是因为宝宝有好转,心里没有那么着急了。

因为不用打点滴,我又是生病才刚刚好,当晚我还是找护士要了个折叠床,但是我设置了闹钟每两个小时起来看看。还好宝宝睡得不错,晚上也没有拉很多次。

到了周二,宝宝又有进步。宝妈第二天要上班,所以我又在病房呆一晚。当晚隔壁床的一个小女孩要做手术,所以我也休息不好,好在宝宝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而且宝宝的好转让我的心情也不错。

出院

周三看新闻说国大医院有个行政人员确诊了武汉肺炎,而且宝宝撤了点滴之后这两天都表现不错,所以中午就出院回家了。让德士司机关了空调开着窗,一路吹回了家。

我一直请假到周末,每天观察宝宝的吃喝拉撒情况,令人欣慰的是宝宝拉肚子止住了,吃饭也多了,喝水也多了,终于一家人的心都定了。

教训

过年期间家里人多,总觉得可以互相商量互相监督,照顾宝宝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最后还是没有照顾好宝宝,让她受了这么大的罪。

所以家里人越多越要用心看着,尤其是老一辈很多人什么都不懂还总是以「你就是我带大的,我什么都懂」的想法自居,所以该防着还是得防着。

另外鸡蛋一定要煮熟。蒸鸡蛋不要想着弄得嫩嫩的,宁愿弄老,至少知道安全。

都是教训。

希望这种噩梦一样的日子不要再有了。这几天回想起来还是不敢相信,很可怕的教训。

Update: 2020-03-29

账单出来了,查看 /2020/03/hospitalization-bill-review/

本文 "疫情汹汹,我却把宝宝送去了住院,两次" 由 K. Huang 首先发表于 xjpvictor's Blog 并以 CC BY-NC 4.0 许可证发布 © 2020
转载注明引用来源 https://blog.xjpvictor.info/2020/02/nightmare-in-hospital/


推广:本博客使用 Linode VPS,口碑好,信誉佳,快速稳定,性价比高

打赏我

评论

你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以 * 标出

无意义或不相关评论将被删除

取消 上传图片 或拖拽上传

* Some files will not be uploaded. Only png, gif, jpg are allowed and maximum 10 images, each file less than 10M.

你可以添加 10 个 png/gif/jpg 图片 (每个文件小于 10M)

允许使用以下html标签:<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你可以上传文件,粘贴代码或长文至 Drop.it.r

本博客是言论不自由博客,评论只接受询问及赞同,不同观点请出门左转微博/发表于自己的博客。谢谢合作!

评论意味着你 同意 上传部分私人数据,包括邮箱和 IP, 这些数据不会被分享给第三方,不会用于商业用途或再推广用途。

更多相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