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xjpvictor's Blog
小老鼠,上灯台,两只耳朵竖起来

七年之痒


Das Leben·琐事

七年之痒,与爱情无关,与婚姻也无关。

2004年12月20日,我从北京登上了飞往新加坡的飞机,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坐这种双通道的大飞机,我记得是国航的。记忆里飞机飞了很久,从来没坐过那么久的飞机。下了飞机,就站在了另一个国家,海关的不知道是马来还是印尼的大叔大妈,包着头巾的印度保安,很新鲜,也很陌生。过了海关,我就这么正式的出国了。虽然这个国家只有700平方公里,距离中国只有3000多公里,有70%的华人讲着不怎么标准的华文。

出了机场,第一个念头,真热。从冬天的北京直接来到北纬一度,一年只有三个季节,hot,hotter和hottest,确实有点热。第二个念头,这里的汽车怎么是无人驾驶。再仔细看看,司机坐在车的右边正向我招手示意我过去,而且那个司机是个黑哥哥,晚上就自动开技能隐身了。

接我们的是NTU的中国留学生会安排的大巴,这也是我不多的几次和PRCSU的接触。我只记得到了学校的时候学长指着一边说那是我们的校门,于是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有门的样子,第二天白天又路过才知道,所谓的校门只是一个丁字路口,正对着一个写着NTU大名画着logo的牌子而已,没有大铁门,没有门卫,公交车直接开进去在学校里绕一圈再出来。和国内的围墙铁门完全不同。

来新加坡的第二天,MOE在north spine开会,当时正是学校放寒假,那时候还是老的canteen A,开完会晚上没吃的,就剩一家印度餐,将就着吃了。第一次吃印度餐,没吃完,实在是受不了。两年后过年没吃的,也是只剩印度餐,又去吃了一次,还是没吃完,后来就再也不敢尝试了。那时候我强烈的感觉到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幸运,当然那时候还没有地沟油,最多也就是避孕药黄鳝而已。

后来是PRCSU安排的orientation,说实话除了记得一次组织出门去吃东西然后参观新加坡的全岛模型,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同组的人也没记住,毕竟那是一个学长追求学妹学姐勾引学弟的聚会,而我很不幸没被勾引也就对其他人和事没什么印象了。记得那次吃东西只是因为那是我唯一一次吃榴莲,也是唯一一次因为吃东西而吐出来。其实我也不算是吃了榴莲,只是刚吃进嘴里就受不了吐了。后来看有摆摊卖榴莲的,我都绕着走。

再后来就是在NIE读预科了。那算是最轻松的时候了。每天去班上聊聊天看看电影,再做做所谓的练习,就没什么事了。那时候正是雨季结束了,每天大晴天,挺爽的。嗯,还记得那时候用的有本语法书,黄色封面,我们叫它小黄书,后来听说以后写report会用上,最后就买了本,结果到现在一次也没翻过,而且已经不记得放哪了。那时候有点像高中,因为同一个班上的人课都一样。后来进大学以后大家自己选自己的课,即使几个好友商量着选课也有很多课是不一样的,甚至一个班上一个认识的都没有,比如选了business的课,就会被一群学商科的包围着。

但是预科很短,半年一晃就过。然后就开始读本科了。很幸运,我分到了我自己选的专业,很不幸,这个专业很幸苦。更不幸,其实这个专业不是我想象的那个专业。其实我是想学生物工程的,当时问了一个学长,bioengineering的,他说其实cbe更像国内的生物工程,于是我就进了cbe。但是我忽略了一点,当时那个学长大二,而BIE和CBE在大三才完全分开来上课,向着各自的专业方向深入,于是当我发觉这一点,我的课表上已经只剩下process control,unit operation这类的课了。但是要说后悔,我也不后悔,因为就算是进了BIE其实也没什么,我还是觉得我应该去EEE或者CE,因为现在我觉得当电工会比刷烧瓶有意思点,尤其是刷沾满了橡胶怎么都弄不干净的烧瓶。

那时候我的mentor是个马来西亚华人,在台湾读的大学,后来又去美国读的博士。挺好一个人,上课也蛮好。还跟我说那时候他也是转语言转的很痛苦,先要从英文转成中文,然后还得转回来。不过我们大三的时候他辞职了,我也就不知道后来我的mentor是谁了,但也没人在意了其实。因为我们是整个系的第二届的学生,基本上教授来来去去我们都知道,有很多教授离开,其中有好教授但是不适应新加坡的研究环境的,也有教学实在是不怎么样的教授。

本科四年我很用功,真的很用功,first class honor毕业,如果刨去我脑子一热选的那些management,psychology之类的课我可以拿到4.8的GPA。每门课的课本我都仔细去读,经常在图书馆呆到关门。不过再来一次的话我或许不会这么用功,我会四处走走,看看,很多人的护照盖满了世界各国的章,我的护照上除了新加坡的就只是广州或者深圳海关的了。虽然晚了点,但我现在明白了其实为了学习而去学习真的是很没意思。说什么现在好好学习以后有了好工作就有的是机会去玩更是扯淡,这种事是没个头的,还是平衡点好,该玩抓紧机会就去玩。

四年里发生了一些事,一些人让我知道了其实大家都已经不是中学生了。中学时候觉得很累,希望上大学,希望长大,现在看看,其实那时候的日子很简单,每天去上课然后写作业就是了,根本就是体力劳动,没什么事担心,不用考虑那么多。那时候的人只有三种,好朋友,同学,不喜欢的同学,更简单一点就只有前两种。但是现在看看人其实实在是很复杂。社会是个大染缸,也许并不是说进入社会会变成什么样什么样,而是进入社会以后周围就不再只是清水,而是各种颜色都会遇见。这没什么不好,人生少了这些就没什么意思了。但也有些东西是真的就不在了,有点可惜,我会怀念,但不会耿耿于怀,有些事过去就过去了,有些人错过就错过了,这种事常发生,生活还得继续,还得继续去看不同的颜色。也许这才是这四年里我学到的最好的东西。

本科毕业遇到了金融危机,大的化工企业都在裁员,关plant,于是选择了phd,这个现在让我悔到肠子都青了的决定。想到甚至因为读phd以后很难进industry,而要继续在某个研究所的角落里刷烧瓶,更是后悔了。不过又也许以后我会为这个决定而庆幸,谁知道。就像我不知道如果七年前我没出国,现在是不是就在某个工厂车间拿着扳手面临来自毕业于蓝翔的同行们的压力了。这种事实在是很难说。

不管怎么说,七年前我出来了,七年后我还健在,这就够了。做人有时候简单点好。

本文 "七年之痒" 由 K. Huang 首先发表于 xjpvictor's Blog 并以 CC BY-NC 4.0 许可证发布 © 2011
转载注明引用来源 https://blog.xjpvictor.info/2011/12/seven-years/

赞助我

评论

你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以 * 标出

无意义或不相关评论将被删除

取消 上传图片 或拖拽上传

* Some files will not be uploaded. Only png, gif, jpg are allowed and maximum 10 images, each file less than 10M.

你可以添加 10 个 png/gif/jpg 图片 (每个文件小于 10M)

允许使用以下html标签:<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你可以上传文件,粘贴代码或长文至 Drop.it.r

更多相似文章